返回谋定  网游之重启战魂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杨家后生啊,你可得为我们报仇啊,窦三个狼心狗肺的,居然搭上了崂山尤俊达,一窝坏水,就因为比武输给了你,回了村被村正骂了几句,居然就带着土匪杀进了自己的村子,哎呦,要不是我赶集回村比平时晚了一点,说不定和乡亲们一样,死的死,被虏的被虏喽!”当年带着杨铭和秀才来历城的孙九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控诉着土匪的残暴,自己的机智,还时不时的强调一下自己是“前辈”的这个事实。

聚将厅内,所有的人眉头都是锁着的,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烦躁。

孙九又狠狠的抽了一下鼻子,正在沙盘前观察着窦家村地形的张须陀眉头皱的更深了,虽然孙九被郡兵带进聚将厅的那一刻开始就不挺的哭诉着,但就连充其量算是纸上谈兵的杨铭都无奈的发现,这些哭嚷一点军事价值都没有。

无论众人怎样询问,孙九能记起来的,不过是谁家快出栏的母猪被贼人下锅煮的吃了,或者是谁家的房子被贼人烧了,最有用的一句就是,一群虬髯大汉,左右冲突,无人可挡这一句了。

杨铭也不好乱说,怎么也算是个年长之人,但听着孙九连死的那些村民都细说不出来,只是翻来覆去说血流成河的孙九,也无奈的撇了撇嘴,看来九哥就不应该去赶集,在茶肆当个说书先生倒是不错。

还好,别驾在接到斥候通报之后就派屯骑校尉程咬金点起麾下骑兵前去侦探。

窦家村离历城并不远,一来一回可能也不要一个时辰,就算算上侦探踪迹所要花去的时间,也最多不会超过两个时辰。

漏壶中的水滴滴答答的一点点流下,聚将厅外的天色也一点点暗了下去,厅内的气氛也一点点压抑起来,只有孙九不断的抽搐声,一点点的加重着众人内心的不安和烦闷。

两个时辰一过,张须陀决定不再等待,沙盘前的他一下子抓起身边的令箭,大声的宣布着自己的将令:

命,除越骑营外,其余各部纠结人马,一刻之后,西门集合。

齐郡八部,除了已经撒出去的程咬金部,和杨铭还未能成军的越骑营,其余各部长官多为追随张须陀多年的老部下,听得主将发令,也不问为什么,都是领过将令,迅速离去整军。

孙九看着风云突变的聚将厅,一时间嚎也不嚎了,探头探脑的看向了张须陀:“别驾大人,你们公务繁忙,我也叨扰许久了,要不,我就先离开,祝我齐郡男儿旗开得胜!”嘴上说着,身子便向厅外挪去。

锵的一声,张须陀拔出了身侧的宝剑,随手一挥,不偏不倚的落在了正要溜出聚将厅的孙久的脖颈之上。

孙九感到迎面一阵恶风袭来,踏出一半的脚悬在半空中,再也不敢向前踏出一步。

孙九就这样单脚矗立在聚将厅门口,一动不动,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宝剑,嘴里呜呜咽咽的再不能说出一句话。

“说吧,你和崂山山贼有什么关系!”杨铭连镇二人还呆在原地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张须陀又一次开了腔,只不过不同刚才的豪迈激昂,这一次的语气冰冰凉凉,不在带一点感情,一句话说出,仿佛百鬼夜行,吓得孙九两膝一软,直接跪倒在了厅堂之上。

“大人息怒,卑职在窦家村学艺之时,就知道孙哥几代都生活在窦家村,代代良民,怎么可能和崂山贼人有染呢?”杨铭还是先一步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到了孙九身边,一把扶住了他,然后冲着张须陀替孙九辩解起来。

要知道,在大隋,如果没有大的社会变动,父父子子,一代代人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祖传的手艺。

所以王谢裴窦几大家族百年昌盛,丞相之才不知凡几。

所以宇文,杨,李武将世家,代代英豪。

就连做土匪这件事,像单雄信这样的土匪世家,也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的。

你说一窝土匪为了一个村子,派个间谍冒充货郎踩点他信;要说一窝土匪为了一个村子,安排一个暗桩潜伏几代人,打死他都不信。

听着杨铭的解释,张须陀也回过味来,语气稍稍放缓了一些:“那你问问他,我大隋律法,百姓之市,日中而市,他从窦家村到历城报信的时候明明是今日日中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应该正在集市上交易有无,如何能在窦家村目睹惨剧之后又跑来历城送信!”

张须陀每说一个字,孙九脸色便苍白一分,当最后一个字迸发出来之后,他早已委顿在地上,涕泗横流。

杨铭知道,张须陀说中了。

厅里别人都没能听出来,杨铭和连镇是玩家,在他们生活中,早已没有了早市晚市之分,任何人在任何地点,只要交足了税款都可以和别人进行交易;而对于张须陀手下的军人们来说,只要手里有足够的肉好,在集市上大肆挥霍的他们是不会注意到是谁把货物卖给他们的,所以,他们能感受到孙九的异样,却说不上来为什么。

只有张须陀,这位出将入相,上马管过军,下马管过民的别驾大人,窥出了其中的猫腻。

杨铭松开了自己的手,事到如今,他已经开始为程咬金担心了起来。

如果孙九是尤俊达派来的,那么领命前去侦查的程咬金可能早已落入了山贼的圈套了。

“咬金那里不必担心,崂山贼虽然也有些年头了,但毕竟天下太平了几十年,人数不会太多,再说他麾下的屯骑部可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而且还都是披甲重骑,区区几个贼人,一时间还奈他不可!”似乎是有读心术一般,张须陀再次开腔,安慰了杨铭一下,重新站回了沙盘之前。

“杨铭,你部虽成立时间尚无几天,可有堪用之人?山贼来去无踪,驱之虽易,但却难以聚歼,若是再晚上一两个月,待你部成型,我保管叫这群贼人,来得去不得。”突然,张须陀眼前一亮,随即又是一暗,终于还是略带期许的问着杨铭。

杨铭、连镇相互看了一眼,眼中都是炙热,本来以为这一次行动已经没有越骑营什么事了,谁能知道,居然还能进入张须陀的计划。

这等好事哪能放过,杨铭赶紧一个箭步赶上前去,双手合抱,行了一个军礼:“别驾大人,我部现有10余名原先练过技击之术的民壮,现已勉强可以一用,再加上卑职,四名队正,以及两位教头,虽然还未能凑齐40人,但20人还是有的。”

开玩笑,连镇带来的可是8名特战精英,再加上几个武馆弟子出身的npc还有被重点照顾的高斯几人,就算是一般的40人的郡兵,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吧!

“张三!”张须陀满意的捋了捋自己的胡须,刚准备下达命令,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冲着厅外嚎了一嗓子。

“不知将主有何吩咐!”闻声而至的是一名身披铁甲的壮实男子。

“这一次剿贼,你带20个兄弟,听从杨校尉指挥,不得有违!”

“喏!”

“杨铭听令!”

“末将在!”

“命你部先于大军出发,绕至窦家村阻击溃退之敌!”

“喏!”领过张须陀手中的令箭,杨铭转身便要带着连镇和张三二人离开,却感到脚下一阵阻力传来。

杨铭低下头来,看着扯着自己裤腿不放,欲言又止的孙九,心中一软,淡淡的问道:“不知九哥还有什么吩咐!”

“乡亲们都在窦村正屋里关着,千万,千万不要伤到他们啊!”

“放心吧九哥,郡里的索喻册上,我也是咱窦家村的人呢!”看着一脸惶恐的孙九,杨铭心下又是一软,好生劝慰道:“嫂子和小侄子,我也会救回来的!”

“那就好,那就好。都要安全回来啊……”看着跃上马背的杨铭,孙九嘴中念念有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霸世洪荒〕〔我的轮回只有你〕〔飞烟剑客〕〔神乐不知尧〕〔千浮恋〕〔可恋不可说〕〔TFBOYS穿越之千世晴〕〔妖妃话倾城〕〔巴黎锦夜奇遇〕〔让你心动〕〔小花仙之七里香精灵王〕〔我的魔尊老婆〕〔关于一个少年的传奇〕〔网游之兴趣使然〕〔守护甜心之暗夜飞舞〕〔棋中道〕〔凡夫神祉〕〔女配逆袭之美人有毒〕〔昨夜个人曾有约〕〔狗也能称霸天下〕〔冷然之折月鹤〕〔桃古斯汀杰拉〕〔心上的少年〕〔鬼族灵书〕〔奴家本来就很美〕〔奇品狂神〕〔阑曲〕〔院内院外〕〔魂soul〕〔重生的日常〕〔我的闺蜜在古代〕〔限时抢婚帝少的重生娇妻〕〔幻真粒子〕〔狩魔日记〕〔鹿雪飞妃〕〔剑情林〕〔诡秘行纪〕〔网游之炼金牧师〕〔exo之十二星王者重生I〕〔紫玉兰〕〔这座碉堡由我来守护〕〔开局带妹去退婚〕〔三国之汉之大捷〕〔平凡安东不平凡的人生〕〔无声不出三宝殿〕〔穿越乱世的情仇〕〔邪王独宠狂妻〕〔异世界包租公〕〔论兔子的N种吃法〕〔醉李辞庄〕〔校园实录记〕〔行劫〕〔攻心掠爱〕〔偶像大大求抱抱〕〔笔梦书〕〔绝品圣少在都市〕〔云影江湖〕〔战魔传记〕〔离琴〕〔芷水清音〕〔苏家杂事〕〔忆千年〕〔老子不修仙了〕〔冥缘怨〕〔在下的日常〕〔情囚异世〕〔阴间集合区〕〔老婆你长点心〕〔倾君策绝世太子妃〕〔宇宙之召唤狂人〕〔苍银传说〕〔学渣林四枂〕〔末世进化之王〕〔墨上花已开〕〔我们乃真神〕〔大梦仙侠〕〔冰凝泪〕〔默离传〕〔风铃隐〕〔都市良少〕〔幻影之缘〕〔神魔篮球之日月传说〕〔剑起花开〕〔重生变成救世主〕〔我的武道之救赎〕〔君莫叹〕〔荣耀剑仙〕〔薄情自古多别离〕〔三世兰缘〕〔糜漓〕〔一剑霜寒十四州〕〔遮天之再续辉煌〕〔最强潇剑之凌驾永恒〕〔与你相伴繁花落叶〕〔山海经之异世传说〕〔太古战尊〕〔花千骨之锁妖仙境〕〔凡起辰落〕〔裁决圣域〕〔我的百鬼夜行〕〔言龙泣〕〔网游之大神速成传〕〔养蛊人〕〔证道异闻录〕〔乱世仙将〕〔七月之夏〕〔废材重生之傲世轻狂〕〔准备好了么打怪兽去〕〔邪少来都市〕〔爱上疯子的傻子〕〔网游之菜鸟天王传说〕〔警察小道士〕〔殇临末世曲〕〔魔尊的青春期〕〔玄天剑记〕〔异能时分〕〔烈日〕〔你是我最平凡的幸福〕〔江湖潮声〕〔我要你为我沉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