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得手  网游之重启战魂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击不成,两人都变得更加谨慎,一时间竟是再也不采取行动,只是绕着擂台,慢慢地转了起来。

可能是心里优势更大,还是黑纱骑士挺着手中长槊冲了上来,这一次,再也没有的多余的花式动作,势若奔雷,冲着杨铭的心窝便捅了上来。

杨铭也不再去抽身后的短掷,而是步法移动,侧身闪过了骑士的雷霆一击,骑士一槊刺空,也不慌乱,而是利用槊杆良好的韧性,顺手一抖,化刺为抽,一支丈余的马槊,竟变为了一支长鞭,向着杨铭抽了过来。

杨铭也不躲闪,架着刀,顺着槊杆向下削去,这一刀要是砍实了,说不得黑纱骑士要少几根手指。

台下观众齐齐吸了一口冷气,都是没能想到杨铭居然这么狠辣,一上手便是两败俱伤的招式,一下子将劣势搬了过来。

杨铭是在赌,跟窦三一战之后,他的心态已然不一样了,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将身边的NPC当作了现实中的人物,所以,想要毫无损伤的获得自己想要的的东西,看来已是不大可能了,所以他只能赌了,他赌,这个看上去武艺高明而又年轻的骑士并没有经过生死之战,一定会在这个赌命的游戏里先自己一步退缩。

终于,刀与槊杆的摩擦声成功的吸引了黑纱骑士的注意,就在槊杆离杨铭不足三寸的时候,他终于抽回了长槊,搁在了身前。

当,一身脆响发出,杨铭知道,自己赌赢了。

一击得手,杨铭也就不再留情,所谓打蛇随杆上,他立马就随着刀式一并向着黑纱骑士冲了过去,一时间刀芒如炽,逼得黑纱骑士一步步向着擂台边缘,杨铭甚至连刀法都不用了,只是用自己最快的速度不停地挥砍。

黑纱骑士手中的长槊却被他封住了套路。拿在手中的长槊再没有了一开始的犀利,一支利器硬生生的被杨铭的快到变为了枣红色的木棍,只能左遮右挡,变得只有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

两人就这样一进一退,突然黑纱骑士脚下一空,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原来,他已经退到了擂台边缘。

正当他将要与大地亲密接触的当口,只觉得一阵大力从前襟传来,抬头一看,却是杨铭一把抓住了自己的甲札,将自己又拉回了擂台上。

杨铭将人拉上擂台,也不客气,一把搂住黑纱骑士的肩膀,也不顾别人的挣扎,笑着说道:“承让了兄弟,你的功夫不错,哈哈哈!”

黑纱骑士一把拽下自己的面纱,露出一张青涩但不失甜美的面庞,清脆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嗔怒:“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谁是你家兄弟,方才那个叫你帮了,本姑娘依槊为柱,自然能够化险为夷,哪晓得你狗拿耗子,要不等到我翻身上台,胜负尚未可知呢!”

杨铭张大了嘴,看着眼前尚未长成的小萝莉,听着耳边叽叽喳喳的抱怨,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应对,呆呆的站在擂台上,动也不动了。

萝莉加他还没有移开自己的脏手,也是又羞又恼,一把搬开了杨铭的咸猪手,跑到一边,憋红了脸,把脸扭到了一边。

台上,看到了少女的一瞬间,张须陀脸色瞬间变了好几变,幸好在场的人都被擂台上的“精彩表演”所吸引,一时间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变化,而他也迅速的定了定自己的情绪,不动声色的开了腔:“擂台上的小娘子姓甚名谁,家住何处,怎么会来此竞争越骑校尉一职?”

原先面对杨铭还显得很泼辣的萝莉一时间居然变得扭捏起来,竟不敢与张须陀对视,攥着自己的衣角,小声嗫嚅到:”奴家唤作裴霓裳,本是河东人,家父,家父因病去世,所以跟着几个叔伯一道来到齐郡讨生活,看到大人张榜招将,想着家父一身绝技再无出头之日,一时忧伤,便阴差阳错的报了名……”说着像是悲从心来,眼圈一红,不再说了。

杨铭却是心中一阵不爽,要说自己还一直自认一表人才,哪知道在萝莉眼中还没有青年晚期的张须陀有吸引力,难怪都说萝莉爱大叔,难不成,虚拟部为了防止npc和玩家发生什么不伦之恋,所以禁止npc对玩家产生好感。

嗯,一定是这样的,急切想要安慰自己的某人下定了结论。

张须陀望着掩面抽搐的裴霓裳,心中一软,虽说她可能是那个人的女儿,但罪不延妻子,孩子是无辜的,自己徇私一次,就当是报当年战阵上的袍泽之谊吧!

想到这,张须陀面向杨铭开了口:“杨铭壮士,这一次比武取士,你赢了两场榜首,这越骑校尉自然会是你的!”看着一脸喜悦,便要上点将台领将令的杨铭,他却又说道“虽说队正人选我不应该过问,但这位裴小娘子马术精湛,武艺也是不俗,本别驾爱才心切,特授她为你麾下四位队正之一,专管马军,不知你意下如何?”

“全凭大人做主!”杨铭当然心里一百个愿意,老郁、秦克、必云加起来不过也只占去了三个队正的位置,让这个小丫头来自己的队伍中,不仅解决了骑战无人教授关系,自己也可以和她学学骑槊的用法,还可以给未来的上司张须陀一个好印象,所谓一举多得,不过如此。

果然,看着一脸笑意的张须陀,杨铭拱手为礼,向着点将台上走了上去。

“越骑校尉者,为我齐郡郡兵之耳目,切记,身居历城,还需眼观天下,以保卫齐郡百姓为己任,切切!”张须陀手持将令,交由走上点将台的杨铭,语重心长地说到“至于你部其余三名队正,还有40兵卒,皆由你自行挑选,三月以后,由你上报别驾府报备!”

“喏!”杨铭从张须陀手里接过将令,转身面对诸人,抽出了自己的长横刀,大声命令道“现令:郁瑞升为步战队队正!”

喏!

王必云为斥候队队正。

喏!

秦克为弓弩队队正。

喏!

裴霓裳为骑兵队队正。

喏!

四人领命,走上了点将台,从杨铭手中接过铭牌,双手叉立于杨鸣身后,接受着其他七部官兵和齐郡百姓的祝贺和欢呼。

“三日后,城北外越骑部大营,各位英雄好汉也可去报名参加我越骑部,只要通过重重考验,大家今后就是袍泽!”眼瞅着气氛已经达到了最高点,杨铭赶紧为自己的团伙,哦不,自己的部队打起了广告,谁不想要一支天下无敌的军队呢?

台下诸人轰然叫好,杨铭再次转身向着张须陀行了一礼,一旁的程咬金早已按耐不住,走上前来,嘴里不住的说着恭喜!

张须陀哪里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妨碍了几个年轻属下的交流,借口说道公务繁忙,便带着一群随从离开了校场,别驾一走,人群便也渐渐散去,较长一时间也就安静了下来。

“哈哈!杨兄,果然是人中豪杰,竟能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夺得了这校尉一职!”程咬金离了张须陀,嘴上便像是没有了把门的门闩一般,不加思考的就开始拍起了杨铭的马屁,八品武官一年的俸禄不过480石,折合到五铢钱,不过一个月一贯多肉好,不巴结好了眼前的大金主,他小程连好久都喝不了几杯。

谁知一句不费吹灰之力惹恼了一旁的裴大小姐,只听的哼的一声,她牵着自己的枣红战马便要离去。

杨铭的骑术、槊技还需仰仗眼前这位大小姐,哪里肯放她离开,赶忙喊住了眼前负气就要离开的大小姐:

“裴小姐一代巾帼,在下实在佩服,刚才在擂台上杨某也是侥幸获胜。在下在东市有一家药膳,经营的不错,颇有川资。不如今晚我做东,我们几个袍泽好好聚一聚,不知裴小姐肯否赏脸?”

“大人赏脸,小女子哪敢不从!”听着杨铭略带巴结的语气,裴霓裳总算是狠狠地剜了程咬金一眼,随着众人,向着酒楼杀了过去!

夕阳西下,六个年轻人的欢声笑语被阳光拉得很长很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问心成道〕〔赛尔号之四神驾到快迎接〕〔绝地求生之游戏世界〕〔仙界元年〕〔冷王的机灵小王妃〕〔地狱使者闹都市〕〔口袋妖怪阿隆的故事〕〔不会再次错过你〕〔灵魂互换之美男对调〕〔宝贝别忘记我〕〔我有boss我拍谁〕〔相聚有时后会无期〕〔阴影之末〕〔痞子公寓〕〔总裁的天价逃妻〕〔对你的回忆〕〔剑傲异士〕〔异域贵族〕〔荣耀光之城〕〔冷凰在上〕〔柠檬有点儿甜〕〔重生影后暗夜独宠〕〔神龙传记〕〔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四国的奇妙穿越〕〔忆此生〕〔人生只若如若初见〕〔阴阳文抄〕〔修真千年僵尸〕〔符拔记〕〔宇神论〕〔新帝国的女王〕〔重生之浴火辉煌〕〔超级升级戒指〕〔死者必死〕〔半世流离只为红颜倾城妃〕〔灵魂剑客〕〔主神玉佩〕〔影视世界大抽奖〕〔妖孽缘之濗岄〕〔寒樱快意飘〕〔努力美女自然来〕〔盗墓者之路〕〔凤凰狂妃废柴逆天顷天下〕〔飞鸿雪〕〔唯我茶尊〕〔凤妃轻狂〕〔玄恋真心〕〔易影疏华〕〔魔法学院之魔咒〕〔重生小捕快〕〔道盛和〕〔假面战士空我〕〔天启魔武〕〔光影独步〕〔魔剑尘缘〕〔如果说我想你〕〔上清驱邪志〕〔虚拟对象〕〔饮血刀七色剑〕〔主宰魔帝〕〔轮回之最强双性系统〕〔苏白逆天记〕〔帝王崛起傲世九天〕〔战神联盟之音之神韵〕〔求真之途〕〔在北京的日子〕〔爵少命中注定只有你〕〔侠幕〕〔重生默示录〕〔生死狙击之死亡禁区〕〔不结战响〕〔修仙记忆录〕〔同归人〕〔寻龙陌〕〔丑小鸭怎么会有春天〕〔画地为牢之冷月如钩〕〔快穿之男主看上我〕〔站着活着〕〔都市最富系统〕〔放荡时代〕〔网游之女皇无敌〕〔永久的使命〕〔天下江湖修订版〕〔男神戏群花〕〔变觞漄客〕〔因为你岁月静好〕〔神的工作〕〔张明慈的麻将人生〕〔帝域玄界〕〔夜雨笙寒〕〔千古尘世〕〔秦国大业〕〔重生之都市女皇〕〔寻破界〕〔当年竹马绕青梅〕〔没我的日子过得好么〕〔萌新小王妃〕〔快穿之你是个什么鬼〕〔过往的惊奇岁月〕〔六月与Gemini〕〔网游之狂傲战士〕〔绝殇千酥〕〔异武爆发〕〔修改〕〔布穴神功〕〔我的青春去哪儿了〕〔少女玲〕〔一生一世曲未央〕〔风蚀泪〕〔暗世界Ⅰ〕〔修之仙境〕〔星际迷航水火不容〕〔幸有夕阳〕〔云梦聊斋〕〔霸道总裁请您等等我〕〔多情繁星似梦幻〕〔我要修真不平凡〕〔这菜刚下锅〕〔云飞冰散水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