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刀、弓、槊  网游之重启战魂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杨铭戏虐的话语激怒了窦三,他不再尝试着去转动杨铭的横刀,而是用足了力气,将三股叉向着杨铭的胸口刺了过去。

他想的不仅仅是要羞辱杨铭一番了,他现在想要的,是他的性命。

杨铭感受到手腕上突然传来的推力,不用的心中一喜,看来自己的激将法起作用了,只见他顺着窦三的力量,横刀向后收了回来,脚步也随之移动了起来,窦三怒气攻心,那里还来得及考虑,感觉到杨铭的退让,心中一整兴奋,一步步压着杨铭,冲了上来。

看见窦三一步步逼近自己,杨铭心下也并不不慌乱,只见他错深一步,让过了离自己身子不足三寸的钢叉,窦三正铆足了劲向前冲,杨铭这一闪,却让他扑了个空,身子不由得向前扑了过去,脚下也变得踉跄起来。

杨铭倒也没再动刀子,只是伸脚一拌,窦三整个人都飞了出去,在空中像是一只大蛤蟆一样扑腾了几下,然后像是死鱼一样摔在了地上,钢叉也是从手中脱出,飞出了老远。

哈哈哈哈~~~~~~

看着上一课还满脸横肉,威风的不可一世的窦三像条死狗一样的摔作一团,擂台四周的观众再也忍不住,一阵爆笑声迸发了出来,就连点将台上的张别驾也是轻捋胡须,忍俊不禁起来。

趴在地上的窦三只觉得一阵热血上涌,大吼一声爬将起来,居然是要和杨铭徒手薄命。

等着他的是一柄直冽的长横刀,杨铭单手持刀,刀尖死死的抵在他的脖颈之上,要是他在往前走上一步,说不得就是身首异处的下场。

比武到这个份上,胜负早已没有争议,等到传令官宣布杨铭胜出,他也不多看窦三一眼,转身收刀离去。

然而还没等他走下擂台,一阵惊呼再次爆裂开来,无数人的目光惊恐的盯着他的身后,有些人大声嚷嚷起来,似乎是让他注意些什么,杨铭心中一紧,下意识的回头望去,一阵腥风扑面而来,映入眼帘是一张扭曲的面庞,和一支乌黑的钢叉。

杨铭想要拔刀已是来不及,只能看着钢叉一点点接近自己。

突然,所有的声音都小了下去,天地之间,一阵刺耳的啸声震荡起来。

咻~~~~

一阵暴音过后,窦三从杨铭面前消失了,

“大胆狂徒,竟敢故意伤人性命,左右与我将此贼叉将下去,参军,录下此人姓名,只要我张某人还在齐郡一日,此人一天不得录用!”

一阵暴呵从张须陀嘴中发出,杨铭这才注意到,别驾大人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只五尺长的紫檀长弓,另一边,窦三的左肩上,一只三尺有余的弓箭将其死死地钉在了擂台一角的旗杆之上。

心中想着不愧是大隋柱石,百骑破万军的张须陀,杨铭嘴上确是不满,赶忙一拱手,对着张须陀行了一礼:“小子多谢张大人出手相助。”

张须陀一挥手,示意杨铭无须多礼,便将手中的长弓放下,气定神闲的坐回了椅子上,命令众人开始准备下一场比试。

杨铭看着一脸怨毒看着自己,然后被两名郡兵扔出校场的窦三,浑浑噩噩的走下了擂台,对他来说,窦三只是一个npc,可能对自己的好感度不够,但出乎自己意料的是,他居然对自己起了杀心。

一直以来,征伐给自己的感受都像是一个新的世界,也许是新手任务不再是打怪升级,对于每一个npc,他都当作一个活生生的人来看待,直到刚才张须陀射出那一箭,救了他一命的一瞬间,他才猛然记起,他来到的是一个即将混乱起来的时代,一个是人命如草芥的时代。

思及于此,杨铭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一脸狂热的望着点将台上,象征着越骑校尉的越骑虎符,

他从没像现在这般狂热的希望当上这个越骑校尉!

就在杨铭神游物外的档口,另一场半决赛也分出了胜负,老郁虽然走过几次镖,一支铁棍也算是有章法,可黑纱骑士手中长槊当真是舞的无懈可击,瞄着老郁的一个破绽,改刺为抽,老郁无奈的飞下了擂台。

场面一下子火爆起来,杨铭和黑纱骑士的比试,算得上是真正的巅峰之战了,前两场比试,两人各拿了一个第一和一个第二,现在看起来,这次越骑校尉之职到底花落谁家,就要看这场比武的输赢了。

杨铭也不废话,自从大山深处杀掉了那只老虎以后,自己就再也没有酣畅淋漓的好好和人打上一场了,哪怕是还处在青春期末端的程咬金,对于现在自己而言,至少在步战中,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都说年刀月棍一辈子的槊,持槊的程咬金在练到一定火候之前,绝对不是持刀的自己的对手。

但是今天这名骑士不同,他的槊法早已收发自如,看他的身段,也还没有完全长成,看来岁数也不是很大,看来,此人来头不小。

毕竟程咬金也只是普通的大户之家出身,也许,一支槊,一匹马难不倒他家,但要为自己的后辈找一名精通槊法的师傅,可就不是普通人家能够做到的了。

所谓穷文富武,如是而已。

到底槊有多强,杨铭想试一试,心念一动,杨铭提起手中得长横刀,向着擂台之上走了过去。

好~~~~~

众人见杨铭登台,早已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一阵阵叫好声震耳欲聋。

杨铭认认真真摆下了一个起手式,向对面点头示意,黑纱骑士倒也不倨傲,也是架起了手中长槊,向着杨铭点了点头。

一时间,原本嘈杂的校场安静了下来,众人皆是摒住了呼吸,望着场上认真起来的二人。气氛瞬间变得凝滞起来。

先动的是黑纱骑士,只见他双手一抖,一朵碗大的枪花绽放开来,向着杨铭笼罩过来,杨铭不慌不忙的横起长刀,做了一个防守的态势。

只是台上台下除了他自己,所有的人都没有弄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要知道,马槊长达丈余,就连锋刃都有三尺余长,你用一把长不过五尺的横刀,能济什么事。

槊硭将至,杨铭收刀轻身,反手一伸,抽出了一支短掷,向着对手抛了过去。

众人这才注意到,他的背上,绑着三支四尺上下从没用过的短矛。

至于台下目瞪口呆的众兄弟们,他们一直以为那几根短矛不过是杨铭从老猎人人拿来,烤肉时用来串肉的签子。

自今天之前,这三支精致级的武器对杨铭来说,的确是三只上好的签子。

签子,偶不,短掷一出,黑纱骑士的步伐明显乱了起来,他只好硬生生的收回了早已刺向杨铭的长槊,拍向了飞向自己的短掷。

杨铭等的就是一个这样的机会,只见他一矮身,冲向了黑纱骑士。

所谓对阵之时,一寸长一寸强,像杨铭这样比较短的,就只好想进办法和对手短兵相接了。

妈的,比完这一场,来自非得和小程学学怎么使槊。看着将短掷击落,枪花一抖,又持着槊向自己捅来的黑纱骑士,杨铭心中暗下决心。

杨铭侧身一刀劈向槊杆,谁知道槊这种兵器韧性极好,槊杆一弹,一阵大力震得杨铭几乎握不住刀,向后退了好几步,方才卸去力道。

妈的,前面的努力都白费了,看着和自己重新拉开距离的黑纱骑士,杨铭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神龙化魔〕〔绝色巾帼妃〕〔魔重〕〔上古至尊战神〕〔青琉渡之莲影〕〔网游之无影战神〕〔你乘星光而来〕〔铭于籍〕〔鸿天纪元〕〔护龙世家〕〔主角光环维修师〕〔重生之苍穹剧变〕〔阿木不是阿木〕〔创业者的人生路〕〔小天历险记〕〔杀手神朝〕〔EXO之千金到来〕〔我叫林羽〕〔蜀山灵狐之恋〕〔天降之主〕〔异域大佬好久不见〕〔意外之局〕〔兽王大人又不见了〕〔网游创世纪〕〔长望〕〔重生王女来逆袭〕〔苹凡人生〕〔若时光罔顾深情〕〔这片大地红了〕〔上封于天〕〔重溯〕〔穿越兽世之兽夫轻点宠〕〔幸存者之真相〕〔追杀者〕〔昆陵决〕〔不符合逻辑的穿越〕〔凤戏天下之夫君你别太妖孽〕〔思及念久〕〔一起穿越外星球〕〔齐琨国志〕〔问道大帝〕〔青鸾王朝〕〔长夜未央之错爱一生〕〔土澳风云之丛林法则〕〔佛系为后〕〔樱魂债〕〔第三思维空间〕〔潇潇花落两相宜〕〔谢你赠我一世繁华〕〔我在乡下那些事〕〔倾世白发妃〕〔花子皇后〕〔这样的妹妹叫我如何对待〕〔我黑龙米娅〕〔影帝碗里来〕〔一羽成仙〕〔王座主宰〕〔爆萌丑妃〕〔古代蔷薇〕〔温暖爱情〕〔神权争夺游戏〕〔苍兽奇缘〕〔噬天魔王传〕〔第九十四区〕〔禁闭日〕〔各种各样的世界大冒险〕〔偏执的挚爱〕〔魔法科技大师〕〔魆师〕〔末日与救赎〕〔未曾遗忘的那些年〕〔真实故事之我的人生〕〔异世界的我们〕〔美人的霸道柔情〕〔平淡的温馨〕〔无上客〕〔妖夫来临〕〔灵能异世〕〔狐言之念之痕〕〔萧萧涟漪〕〔龙魔争霸〕〔白衣骑士〕〔皇室战争历险记〕〔新纪元星际战神〕〔重生战纪〕〔黑巷酒馆〕〔修仙女配的爬墙日常〕〔血战日寇〕〔背后的黑暗〕〔悠哉的人生〕〔落雁传奇〕〔初雪便是你〕〔盛少甜妻马甲遍布全球〕〔六界赊刀人〕〔夏季本是雨下时〕〔他真漂亮〕〔欲望横流〕〔巅峰之约〕〔剑气满天〕〔女神逆袭传〕〔人生的涅槃〕〔海棠无香暗在开〕〔阴阳丝溺川〕〔10年之约继承者嫁到〕〔巨星养成手册〕〔相携前行虚月篇〕〔来自罪域的真神〕〔祭司天羽〕〔明镜高照〕〔微甜不酩〕〔守护甜心之霸上藤咲〕〔漪梦千年之八音琴〕〔我的见鬼时代〕〔狐仙缠上身〕〔一世疏狂〕〔浮生尽余生殇〕〔终究可能还是你〕〔王之争〕〔楚国秘史〕〔愿你眼中有星辰